诸天十万(施帝)_第31章 华夏大陆.离别(1 / 2)_诸天十万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无弹窗_嘀嗒读书

第31章 华夏大陆.离别(1 / 2)

“是吗?”阿斯玛挥起手中的剑,回道,“要比身份,你算什么,论身份,你连死在我的剑下都是一种荣耀!随即,他直接被阿斯玛一剑劈死当场。

“阿师叔,你,这好吗?”西兰看着阿斯玛一剑劈死了这长老,突然觉得,阿师叔似乎已经变了一个人了一样,这跟自己印象中的阿师叔差距太大了,以前的阿师叔,根本不会因为一两句话就动手杀人,于是赶紧连忙靠了过来,说道,“阿师叔,这样不好吧?”

“没有什么不好的,”阿斯玛将长剑随风消散,朝在场的所有长老说道,“你们还有谁有异议吗?”

跟他一起进来的其中一个长老苦着脸急道:“不是,阿斯玛,你就这么把他给杀了,你,这,这怎么办?”

“我说了,就必须有人去做,苗疆,地不大,但也是生活着无数苗族分支修士的地方,认为我不够资格说话的,认为苗疆利益无关紧要的,大可站出来,就让我看看,是谁要抛弃祖辈们用生命打下的基业,是谁已经认为,苗疆的妇孺就应该受到外来洞府的欺辱!”

“没错,”阿明站了出来,大声喊道,“苗疆就是应该团结,什么是家族观念,当大难临头,一同抗敌,身先士卒,无怨无悔,视死如归,舍小家保大家,征战沙场,这才是真正的家族观念!”

几个长老又站了出来,开口道:“我们,可我们家族的利益,家族的安危,家族的财富,我们不能保护吗?”

“罢了!”阿斯玛又凭空凝聚长剑,笑道,“实在是教无可教,大不了,我挥剑吧,让你们这些天天躺在暖床上的长老们好好看看,好好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修仙世界!”

“好了,孙子,”此刻,外公从门外走了进来,笑着喊道,“苗疆,其广数千里,像这样的可怜虫到处都是,这是苗疆的悲哀,但是,像何项、阿明、朱涛、明远,这样的热血修士,还是很多的,你就把东西给我吧,他们不去,到时,我带着东西去便是,大不了,就让他们再感受一次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痛苦,到时,他们自然醒悟!”

“长老们,”阿斯玛将手中的长剑凭空消失,说道,“苗疆的悲剧就是你们造成的,倘若哪天让我知道,你们不但没有共渡难关,还在同仇敌忾的时候,去出卖,去逃避,那这死去的长老,就是你们的未来!”

其中的好几个长老站了出来,领头的那位长老笑着说道:“阿斯玛,我们也知道,你的父母是死在了外来洞府侵犯过程中,我们也深恶痛绝,我们也会一起同仇敌忾,你放心吧。”

“好了,话我也已经说到了这里,我希望你们都做好自己该做的,苗疆,是大家的苗疆,不是谁的苗疆,需要大家一起努力,”阿斯玛将四盒棋子都交给了外公后,才继续说道,“我明天就要离开了,未来的大多时间里,苗疆只能靠你们自己了,别让我听到关于苗疆集体逃难的消息,那样的话,你们真的没脸去见”先辈们了。”

“什么?”一长老激动着喊道,“你要离开?那苗疆以后要怎么办?!”

“苗疆的未来,你们自己掌握吧,我也已经给你们指明了一条很好的路,我说了这么多,我希望你们能明白,这意味着的是什么!”

“阿斯玛,放心吧,”一长老站了出来,说道,“你想去哪里就去吧,什么时候想回来了,你就回来,苗疆,我们会好好保护好的,祖辈们打下的基业,我们怎么会任由他人践踏啊。”

“好了,”阿斯玛朝门外走去,说道,“今天晚上的事情,就这样吧。”阿斯玛自然知道,这家族里的窝里斗是免不了的,这些人虽然都是一个家族里的人,却也都各自有自己的小算盘,能真正有大义凛然的,也恐怕不会有多少。自己只是希望,这些大义凛然的,能带得住这些有小算盘的,一起为了苗疆的未来,好好努力罢了。

“小阿哥,你为什么不让我们说出去,你却自己说出去了?”秀雅跟着阿斯玛走出大门,急忙问道,“这是为什么?”

“一群躺在暖床上的人,你觉得需要什么样的信号才能让他们爬起来?”阿斯玛笑道,“那不就是让他们知道,暖床和火堆的隔离墙被风吹倒了吗?”

“对呀,”西兰会意笑道,“再懒的人都至少是贪生怕死的,一旦发现危险,再懒,都是会动的,这就是他们爬起来的信号啊!”

“阿兄弟,你明天真的要离开苗疆了吗?”何项走了上来,道,“带上我如何,我也想到处去走走,正好我也没有想好,我到地界的哪里。”

“何兄弟,实在是抱歉,”阿斯玛笑着回道,“我所去的地方已经不在地界,你要是和我一起离开了,我真的不敢保证你是否还能回来,我也不知道我多久能回来,关于苗疆的事情,只能拜托你们了,如果你感兴趣,那一定要好好修炼,等我再次回来时,我可以带你到另一个世界去,去一个能为你提供更多修炼资源的地方去。”

“既然如此,那我还是留下吧,”他笑着说道,“毕竟,我确实还有太多放不下的,等你下次回来,我再考虑吧,我,你懂的,人家不可能跟我离开华夏大陆的,又何况是地界啊。”

“对了,刚才都把你给忘了,”阿斯玛赶紧朝腰包里取出一枚棋子,说道,“这个给你,记住,必须在高空上使用,要不然,大地塌陷,千里之内,万物皆毁。”

“这里面是什么?”何项接过阿斯玛交给自己的棋子,看着不断流露出色彩斑斓纹路的棋子,问道,“威力为什么这么强?”

“这里面是一个已经失传了的阵法,”阿斯玛笑着说道,“它叫做万阵相叠,是所有修士都避之不及的阵法,利用它,你可以完成以一敌万的战绩,但千万别轻易使用,因为这里面的阵法只能使用一次。”

“这,阿兄弟,”何项看着自己手中的棋子,立马单膝跪地,激动着说道,“阿兄弟,多谢阿兄弟多谢你这么看得起我何项,我一定勤加修炼,未来,但凡有用得上我何项的地方,我一定在所不辞,竭尽全力!”

“这到不必,我不过是怕危难时刻,大家没有翻盘的机会罢了,”阿斯玛伸手去扶起何项,笑着说道,“我希望,大家都好好活着,未来再见时,祝愿我们都更加强大吧。”

“小主,那我呢?”阿明凑了过来,一脸期待的说道,“我的是什么?”

“你的,”阿斯玛先是愣了愣,才开口道,“你的,哦,你的,我已经交给朱涛了,明天之后,你再找朱涛要吧。”

“不是,小主,”阿明一脸委屈的样子,急道,“明天,明天你不是要走了吗,你,你离开了,他要是不给我,我,我怎么办呀?”

“不会的,”阿斯玛笑着回道,“这不是还有何项在这里吗,何项给你当证人,这样可以吗?”

“多谢小主!”阿明高兴得赶忙拱手,继续说道,“那,小主,你给我的是什么?”

“我可没有说给你,这得靠你日后去努力,”阿斯玛朝前走去,笑道,“好了就是你的,不好的话,那就不是你的,你要是不甘心,做出不好的事来,你也就不是你的了。”

“啊?那,那,这是什么?”阿明一脸懵,结巴着说道,“小主,你,你可不能,你到底给我留下的是什么啊,小主,小主,你别走啊!”

“阿明,阿兄弟想给你的,应该是,哈哈哈,”何项看着阿斯玛离去,坏笑道,“这个,你自己悟吧。”

“不是,何项兄弟,你倒是说说呀,”阿明看着何项也掉头朝另一个方向走去,激动着赶紧喊道,“哎,你别走啊,喂,你,不是,悟什么悟嘛,哎,好吧。”

“阿师叔,你给阿明留下了什么?”西兰见看不到阿明的身影了,赶忙问道,“快说说嘛,,我也好奇是什么,还这么神秘。”

“对啊,”秀雅也好奇的凑了过来,笑着说道,“我也好奇,到底是什么,才让你没有直接告诉阿明?”

“没什么,好了,你们也回去吧,”阿斯玛摇头笑道,“你们回去休息吧,我还有点事情要找前辈。”

“好吧,那我们先走了。”

“嗯,明天见。”

“朱涛,你也回去吧,记得,明天之后再告诉阿明,这护法中,他最活跃了,让他以后就都多留在苗疆吧。”

“是,小主。”说完,朱涛也转身离去,阿斯玛见朱涛离开许久后,才朝前辈之前在离开华夏大陆的时候,曾给过自己一把钥匙的那个院子方向瞬移去。

“不知道,这里面,有没有留下什么东西,”阿斯玛将门打开,朝里面走了进去,自言自语着,“苗疆以后,恐怕不会经常回来了,我还是在这里面留下点什么吧,要不然,就凭这些长老,别说什么苗疆了,别到时候,连家族都要遭受灭顶之灾,那就真的太悲哀了。”

院子里,树叶铺满地面,池水早已干涸,几条死去的鱼也已经只剩下骨架,杂草长得到处都是,屋檐边还挂着大量的蜘蛛网,走廊上是大量的灰尘,木制的地板也已腐烂了不少。打开房门,朝屋内走去,屋子里更是蜘蛛网无数,灰尘积累得相当厚实,潮湿而满是灰尘的空气,呼吸起来,让阿斯玛忽有一种凄凉之感。

“哎,这是什么鬼情况?”阿斯玛无奈叹息,“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人走茶凉吗,这么久了,居然真的连一个人都没有跨进这院子一步?”

阿斯玛又朝其他屋子走了进去,多数屋子都是同样的情况,房间里都是错落有致的摆放着家具,这些家具放得是相当的整齐,而屋子里的灰尘也是如此错落有致的堆积着,唯独那蜘蛛网纵横交错着,那空气一成不变着,总让人有种说不出来的忧伤,这一切,总是如此单调着。

仅仅在这院子中的其他几间屋子里,显得焕然一新,里面堆放着大量箱子,箱子旁边是大量的武器架,架子上分别摆放着各种各样的武器。仅仅长剑,就有十多把,长枪更是多达三十多杆,匕首也有十多把,短刀、短剑、弯刀、大刀、飞镖、暗器、长弓、短弓,等一切武器摆满屋子那些箱子更是各种形状和大小五花八门,在这屋子里堆积着。

“这得是多大的一笔财富呀,”阿斯玛感慨着,“可惜,这就是没有人知道,就没有人进来过,这院子简直就是被遗忘了呀。”

“既然这院子没有人打理,又放着这么多东西,还是布置几个法阵来保护一下吧。”阿斯玛朝屋外走去,看着眼前的一切,不由的生出了对这院子如此遭遇的惋惜,回到院子池边,阿斯玛便快速布置起了法阵。

第一个法阵叫逆流阵法,顾名思义就是将闯入者的生命时间进行倒向流动,最终闯入者会因为生命时间的不断逆流,最终化为血水,死于阵法当中。其恐怖的是,这一过程,对于闯入者来说是持久的,是难以察觉的。

第二个阵法叫回春阵法,这个阵法不是针对闯入者的,而是用来改变院子内的环境的,使院子内的一切有无生命力的,都一直保持着最初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