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道天心诀(乘舟渡海)_第四章 当被抛弃成为习惯(1 / 2)_圣道天心诀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无弹窗_嘀嗒读书

第四章 当被抛弃成为习惯(1 / 2)

从前天晚上开始,镇海知府王珉的眼皮子就跳个不停,不知是福是祸。

到了昨天夜里,终于有了答案——是祸不是福。

在荆蜀羌巴秦与西都兴元府五州一都兴风作浪、杀人越货的噬血宗魔头,竟然跑到了镇海府境内!

更可怕的是,这两个魔修还打伤了三名追击的修士,其中两位至今昏迷不醒!

最最可怕的是,就在刚刚,镇海知县周子昆差人来报,两个魔修在黄龙镇血洗驿站,站内之人无一生还!

不要说在镇海府,就是在楚州,这也是百年未见的大案。王珉觉得,自己头顶的官帽有被狂风吹去的苗头。

听了镇海县县尉林桂德的汇报,王珉没有耽搁,先是让镇海府城隍庙奉祀官周海鸣率领法士捕快各二十名随镇海知县周子昆前往黄龙镇调查案情。

接着立刻铺开纸张,写好文书,传令驿卒六百里加急,连夜送往楚州刺史府。最后,又到府衙偏院再次会见蜀州宝箴院巡院使费正德之子费伯铭。

听得王珉说的消息,费伯铭非但没有惊慌,反而一口咬定高庆与李奇这两个魔修一定不在黄龙镇,反而最有可能到了镇海城内。

费伯铭如此肯定,倒让王珉有些吃惊,询问原因,费伯铭则说了高庆为救李奇,挨了他一剑。剑内藏有白龙雪山的煞气,不借助阳火之物,根本不能治愈,所以高庆一定会到城邑之中采购药物。

说着,费伯铭拿来纸笔,写下高庆可能采购的药物名称,让他去调查。

费正德是从四品上的上州巡院使,费伯铭也是从六品上的宝箴院佥事,费家又是西南望族,而且费伯铭又追了魔修长达两月,王珉自然相信他的判断。

接过信纸,王珉立刻唤来同知柳晟元,告诉他二人的样貌特征,让他带着信纸,赶紧带队去货栈药铺排查。柳晟元刚要走,王珉又把他叫住,吩咐他去请府学祭酒姚盛协助,有金丹期修士陪同,才能有备无患。

一时间镇海城鸡飞狗跳,但差了半天,直到夜幕降临,柳晟元和姚盛也没有逮住两人,今日两人在城内的足迹很乱,除开在四海货栈是二人同时出现,其他地方都只有一人出现。

而那边,周子昆已经率人赶往黄龙镇。

说起来法明和尚是金丹期修士,费伯铭和时伯川是罡气期修士,时仲原、徐巨和黄恕三人是凝煞期修士,时伯川四人还能组成四象大阵,威力非同一般。

六个人追捕两个金丹初期的修士,本没有什么难的,可是这两个魔修功法邪恶,极善隐藏,从不与你死斗,他们虽打不赢,但是逃跑还是有余力的。若不是费正德在二人身上种下蛊虫,可能早就让二人逃跑了。

当然自己父亲在高庆和李奇身上种下蛊虫这个绝密的消息,费伯铭自然不会轻易告诉王珉。

等柳晟元和姚盛回来,镇海府主副两位官员和费伯铭、法明和尚、姚盛三位便在府衙后堂商议制敌之策。

柳晟元提议明日封城,而后挨家挨户搜索,但王珉说现在他们还只是躲在城内,若是如此反是逼他们狗急跳墙,但是暗中排查可以做。

姚盛说可以由费伯铭画出两人画像,明日全城张贴,而后重兵守住城门,王珉又说如此和全城戒严并无不同。

(本章未完,请翻页)

费伯铭见此,明白了王珉什么意思,他这是只要高庆和李奇不再作案,哪怕二人在镇海府不走了也不管。

想明白此节,费伯铭顿时怒火中烧,想要出言刺他一句,左脚却被法明和尚踩了一下。看着法明和尚云淡风轻、事不关己的样子,费伯铭即刻冷静下来。

柳晟元好姚盛的提议都被拒绝,王珉又看向法明和费伯铭,法明虽是正五品上的西都兴元府奉国寺寺监,与王珉品级相同,但是他不争不抢,就是和费伯铭追剿高李二人都不多言一句,更何况是现在。

此一来四人都不言语,只是看向王珉,要他自己拿个主意。

府衙后堂虽不如大堂宽敞,空间却也不小,油灯被设有禁制阵法的灯笼罩着,散发着明亮而不耀眼的清光,厅堂之上却是一片寂静。

犹豫良久,王珉最终还是做了决断,将柳姚二人的方法折中,即城门四开,捕快逐坊张贴画像,由法明和尚、姚盛、费伯铭和柳晟元各领一部人马镇守四座城门,王珉亲率驻军从四海货栈所处的城东开始逐坊搜人。

既然商定此事,众人便各自散去。

其实费伯铭和法明和尚并不赞同王珉的安排,如此安排,力量分散,岂不是让高李二人从容逃跑?只可恨种在二人身上的蛊虫在二十里之内便无法催动。

回到法明和尚住处,费伯铭忍不住问法明:“大师,你说高李二人今夜会藏在何处?”

法明转了一会念珠,说道:“费佥事,依老衲看,这二人若是购齐了东西,可能今夜就逃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