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明(往古)_第三十八章 藏身(1 / 1)_海明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无弹窗_嘀嗒读书

第三十八章 藏身(1 / 1)

唐素衣一巴掌便照着齐有道的脑袋打来,到了近前却是突然轻柔了下来,在齐有道的脑门上揉了两下便作罢,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还是怕齐有道回头再痛的大喊大叫惊扰了那些围杀过来的人。

“现在你把马背上有用的东西取下,然后把用不着的绑在马鞍上,这黑灯瞎火的谅那些人也看不清马上到底是有人无人,等那些家伙追远了我们就快些找个地方藏匿下来!”

“法布?”

齐有道愣了一下,心思电转间也不犹豫便吩咐唐素衣动作起来,那语气中带着一股淡定和不容置疑,竟是让唐素衣不觉的便按照他的话语做了起来。

“真不知道你是从哪里蹦出来的怪胎,生的倒是一副好相貌,身子却如此孱弱,使唤起人来竟然还挺顺口的,真当自己是哪家豪门少爷呢?”

唐素衣按齐有道的吩咐整理完后方才察觉出不对,刚才齐有道给她的感觉竟是比起她这个万人之上的白莲圣女更有上位者的气势,这远远不是一个励志靠做生意供自己读书的少年能有的。

而且对方如此身娇体贵便是那些王府豪绅家中都不见得能养出如此人儿,但若是门庭高贵的大阀,又如何能让如此孱弱的一个人独自外出?一时间更对齐有道的来历好奇起来。

“想我齐白石祖上那可是......呃,你以为我是一直都这么穷的吗?别看之前你抢了我如此多的金银,还有你买的那老参,若放在之前,便是放在我面前我都不会看上一眼的!”

齐有道取过那被黑布包裹的背包试了试重量,还好,现在好像提起来不是那么费劲,虽是有些沉,倒是能经受得住,便直接背在了自己的背后,接下来可能就是要真正的跑路,一些东西还是随身放着安全一些。

“你这少爷身子竟然能主动背东西,倒是少见!”

唐素衣,看着齐有道如此动作,倒是有些好奇起来,从她看到这少爷的那一天,她就从来没有看到过对方手上提过东西。

唯一的一次唐素衣让他去杀鸡,鸡还没杀完了,他握刀的手竟是被那刀柄磨出了血泡,再一次刷新了唐素衣对吹弹可破的认知,这哪是四体不勤啊,这就是个生活不能自理的废物啊。

幸好这小子好像真的是无师自通一般,虽是不能杀鸡屠狗,但竟然意外的烧的一手好饭食,竟是能搞出许多唐素衣从未见过的菜肴,倒也是稀奇,不过从这点也能看出对方以前绝对是个食不厌精的贵家子弟。

“这都要跑路了,回头便是连马匹都要舍弃,若不多做些准备难道等着饿死吗?还是说你身上哪里藏了银子?”

齐有道没好气的说完便在那马屁股一拍,顿时那马儿得了信儿一般,冲着一个方向飞奔而去,那马鞍上绑缚的物事远远一看便犹如两个人伏在马背上催马疾驰一般。

“嗖嗖嗖嗖”顿时无数的身影在略显昏暗的星光下便朝着那马蹄的方向飞奔而去,更听得数人在那大吼务必拦下马匹和二人。

“弥勒教,智正!果然是你!”

唐素衣听得一个雷鸣一般的声音从林子外面传来,接着一阵凌乱的脚步声迅速折返向奔马的方向,一字一字的咬牙恨道。

她自诩之前白莲教和弥勒教相交甚欢,甚至许多时候双方都是互通有无,在遇到危机时两方还多次携手共渡难关,没想到这次的法布却让她看出哪有什么教门情义,无非是代价够不够大而已。

“快躲起来,有三个人过来查探,要是这时候被对方发现怕是要功亏一篑!”

齐有道看的那唐素衣仍在那里发狠,不由翻了个白眼,都这个时候了还在那整些没用的,难怪那些教门如此多年都没有翻出什么浪花。

有那功夫还不如想办法去增加自身实力,等到哪一天实力到了直接碾死对方不是来的更爽快?一切无用的发怒不过是无能的表现而已!

“上来!我可是从未背过男人,若不是你现在已经是我相公了,还是一巴掌拍死你来的爽利!”

唐素衣直接弯下腰身,示意齐有道上来,好背着他躲避追兵。

“呃,明明是你强迫的我,还特么说风凉话,好,你拳头大,说的都有理,等哪一天我神功大成定让你也知道厉害!”

齐有道倒是听话的紧,直接趴在唐素衣柔软的背上,一阵幽香透鼻而入倒是出奇的好闻。

“就凭你那熊瞎子一样的五禽戏吗?切,我那纵地金光怕是你现在都已经忘了说的是什么了吧?若是你能神功大成,以后便是让我日日为你端洗脚水又如何?”

一个飞身,唐素衣背起齐有道身形如翻花蝴蝶一般在那林间穿梭起来,不过显然对齐有道所谓的神功大成嗤之以鼻。

幸好这几日齐有道总能搞到一些口味绝美的吃食,那些肉食中又添加了诸多滋补身体的药材,让唐素衣的身体恢复速度远超她的预计,这时候已经能提起少许真气,若不是舍命厮杀倒还应付的过去。

只是背着齐有道这个累赘后,显然还是有些吃力,不多时那额头上便已经香汗淋漓,就是在她背上的齐有道这时也能感受的出从身下的娇躯上透出一股股的香汗不多时竟是连他的衣衫都打湿了。

“左边,我好像看那里离地三丈左右有个洞口,就是那两棵松柏后面的石壁上!”

齐有道一路有意的引导着唐素衣,若是按照二人现在这种状况定然是极难走远的,那智正等人怕是此时已经追上了那奔马,此时定然在这左近搜索,若是再不找个地方隐藏下来,怕是再过一会儿这唐素衣便是不累晕也会累的脱了力去。

幸好这京城附近他之前做过较详细的勘察,虽是布置的人手因得隐秘关系一直不能大范围的铺开,可在这周边置业和一些后手安排却是极多的,刚才他指引的那山洞中便是存着一些他亲自布置的后手。

“哪里来的山洞?”

唐素衣依着齐有道的指引来到那两棵松柏之下,抬头四望却丝毫没有看到有什么山洞,只一面数十丈高的峭壁光秃秃的立在那里。

“你眉毛下面长的是坑吗?就在两棵树交叉的地方,你看第五个枝杈往上那个黑乎乎的就是,刚才若不是有风吹过来我也差点漏了过去!”

齐有道没好气的道,不过对方能在这种情形下还没放下他独自逃生,倒是有些让他意外和感动,若是没有他的拖累,估计凭着唐素衣的武功定是逃生机会大增的。

“你这狗眼果然犀利,总算没辜负我累个半死将你救出来!”

唐素衣一个飞身上了树,只是几个腾转间便看见那崖壁上一个被枝丫掩映起来五尺见方的洞口,不由得大喜过望,这洞口虽是看起来不大,但容下二人的体型却是没什么问题,而且此处极其隐秘,就是从下方经过都极难发现这里,自是藏身的绝佳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