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星若锦(孤独查理)_第272章 一个聪明花魁的故事(1 / 1)_繁星若锦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无弹窗_嘀嗒读书

第272章 一个聪明花魁的故事(1 / 1)

繁星若锦 孤独查理 1760 字 4个月前

郭秦川当然知道孙长安天天往夜总会跑去追求一个做着在所有人类社会里都被歧视的行当的姑娘,起先他有点担心来着,后来他跟着孙长安跑去见了王青雨几次把这个心放下来了——爱情会冲昏人的头脑,但是这姑娘太聪明了,不会把事情搞到那个地步,于是郭秦川放心地回来他的农场,再也不管孙长安了。

在这一年里孙长安是天天都要去,每天要用大量的分捧王青雨的场子,反正郭秦川不缺这东西,爱用多少用多少。王青雨知道他想要啥,而且直接了当地就给了,把孙长安整得嗷嗷直叫,这是王青雨的专业你能敌得过他吗?然后她告诉孙长安你别来了,我看见你就心烦——这还是真烦,不是假烦,因为聪明人都知道把自己拴在一个人身上是非常不靠谱的,孙长安当时也答应了,但第二天他踩着点又来了。

“你想干嘛呢?”王青雨问他。

“不知道,反正现在来讲我是不能离开你。”

“你是没玩腻吧?行,你等我下班吧。”

这个事不能讲得太露骨,总之这类事情……用《道士下山》里的一句名场面来讲,“开了头就没够”,这玩意哪有能腻味掉的,何况二十岁正当年的年纪……

我们得稍微形容一下王青雨这个姑娘,她长得是一张不是特别艳丽的脸,但是她长了一个雅典娜那样的身材,相当肥胖,主要是她的那啥的技术高得不得了,让男人们都……用《红楼梦》里的一句话来讲,“如卧棉上”,这样的女人是会让人玩个不停而且搞不好就会马上风翻车咽气的。她吧,因为太聪明把她那一行里的风尘气洗得差不多了,而且等到一个女人从妓女晋升到妈咪的时候她其实已经把自己抬高到一个相当的位置,已经开始珍惜自己的身体了……其实她还是有点老古板,身体这个东西只会越用越好,珍惜只会让这个肉梆子失去它本来的活力,关键在于感觉不是吗?

从她的职业来讲其实……怎么说呢,一个职业不过就是一个人养活自己的一个工作罢了,有什么高看低看的,如果你歧视她你就不要和她来往就好了,而大部分人其实是又想受用人家的身体又要歧视人家的行业,你以为做一个上等的妓女很容易吗?要有真功夫的,那也是得一天天地练才能练得出来,是个苦力活,大部分的人活得还不如一个妓女正当,反而跑去歧视人家了——凭啥?人家赚得是辛苦钱,那是正正经经的“挣钱”的行业不是“搞钱”的行业,有什么可歧视的?看不起这个行当的大部分是女人,也有一小部分男人,但是注意,在火星这个职业是合法的,在地球时代一些国家比如荷兰也是合法的,她们跟洗衣工、清洁工、站前台的、坐办公室的、给领导当秘书的都是一个待遇,将来下岗了要吃社会保险的——所以你凭什么歧视这个职业?男人们还好,女人们不同情落到这个境地里的同性同胞反而去歧视她们是几个意思?因为你是“搞钱”她是“挣钱”你就比她聪明或者高级吗?看来是赚钱的方式越不走正道越是会产生这种古怪的歧视,我们打个赌,天卫三上那些搞直播和影视的就会看不起在火星上正经出来做的,你是卖个脸加上各种骗,她是辛辛苦苦卖自己的身体,哪个更正当还很难说,关于天卫三的人怎样把女人包装起来去骗天卫四的人我们后面会讲到,到时候你就能看出这里面的不合理之处了。

当然,在火星是不鼓励此类行为但并不打压,我们前面说了火星人那种文化就是允许一些小范围的违反一般道德的事情,道德这种东西本来就是一些人用来打压另一些人的工具,在火星整容呀假体呀这类行为会被打击,因为这是个原则问题,你原本是什么样就应该是什么样,我们要全面监控你跑去换脸?但关于两性这一方面没有那么多的教条,因为这种东西本来就是人类的正当需求,是人就会有这方面的解决方式这有什么好管的,不要生病不要破坏别人的家庭也就够了——其实也谈不上破坏,在火星两个人在一起生活只有个夫妻芯片,注意,还不是婚姻芯片,不存在这个东西,没有什么约束,直正约束人的只有他们的内心。

所以王青雨的行业其实不过就是一个行业而已,厌恶有成见你就别去,喜欢没成见你就常去,火星芯片随时跟踪一个人的健康问题,也不存在什么疾病方面的风险,只要你花得起那个钱你就可以去。不过话虽如此,王青雨根本也不是单纯地就做那一行的,在火星这种事往往取决于男女双方,她的对外的职业是“花魁”,对内的话可能就叫有条件有选择的妓女,就是说懂行的人就知道她是个干什么的——但这不代表她就没有拒绝你的权利,理论上她可以拒绝任何人,只要她不喜欢,所以去夜总会玩的男人也需要有一点眼色,搞不好你花了好几分捧了一晚上的姑娘因为一句话生了气就掉头跑掉了,前面的钱都白花——这就有点内味儿了,地球时代好多专门就是做这种半道跑路的行当的女人,有一种还专门有个名称叫“仙人跳”,不过在火星你就得小心了,因为但凡出入夜总会的都是相当有钱的人,你耍个花活往往就把自己整死了——其实类似“仙人跳”这种工作也是个高危行业。

就便如此,我们说了王青雨这个人其实是从这个行当里活出来了,就是说她把这里面的所有东西都看透了,但不是人们常说的那种“男人没一个好东西”的那种看透,而是“男人挺好的,那是他们的正当需求,但是我为了自己不会再去做那类事了”的看透,这中间的分别还是要注意一下。她不但是为了自己,也能为了孙长安,就是说你别折腾我了我不愿意卷入太麻烦的人际关系,这样每天白天学点东西(她学的是飞行动力学,准备有一天飞出火星看看)晚上喝点小酒,看看夜总会里面的红男绿女没什么不好。这个女人的基本意识已经到了“我的一生很短我得抓紧实现自己”这个地步,而且她真的为这个去行动了,这是很难得的。跳进坑里很容易,自己能爬出来有点难,特别是她这种坑,因为很容易就完全四肢麻痹了还怎么爬,绝大多数这类姑娘都是麻着把从这行里出来剩下的日子过完的。对王青雨来讲就不是这样,她对别人可能已经麻了,她对自己可不麻,而且永远也不会麻——现在的情形就是跑出来一个孙长安想让她对他也别那么麻,因为虽然他身体上已经受用得差不多了,但他还需要一些更深一步的东西,而且不要别人的只要她的……这怎么讲呢,身体上的东西不值一提,如果就是说意识上的,孙长安跟她要的可能就是“好意”,如果他俩真爱上了,那就是“爱情”,男女之间也就这点来往了。

好意其实王青雨是有的,也给了孙长青,但是她自己本来有的也不多,实在没法给更多了,而这个量又不能让孙长安满意,因此他俩一合计,既然这样还不够那不然我们试试在一起工作生活吧,如果不腻味将来能再进一步或者退一步都行,我们俩是好聚好散的,到时候视情况而定。

至于对整个人类或者整个宇宙,王青雨不太在意,她觉得人不应该好高骛远,而应该把所有的精力专注于自己本身——怎么才能让自己变得好一点,让自己的人生体验完美一点,这个比全人类和全宇宙重要得多——这和郭秦关以及孙长安那套理论是有点冲突的,因为这样看来她的这种理念太过于自私。那么问题来了,不自私你又能怎样呢?你是能让火星人个个喜气洋洋还是让人类能飞出太阳系(如今太阳系里的人一说什么不可能的事就拿这个打比方,就好像过去我们说一个人“你咋不上天呢”)?但是王青雨整个人还是比较健康向上的,因为她还是在不断地学习不断地自我完善,因为她在以前那许多日子里逐渐感觉出来如果像她周边那些蠢人一样过一生的话将来自己肯定要后悔——所以说在哪儿都有聪明人,特别是在这种场合天天看着一个个活生生的例子,喝得东倒西歪吃得脑满肠肥,攒了二十年的分刚刚够给自己换个喝坏了的肝,你说这图了一顿啥?因此上王青雨在怎么也不能让孙长安死心以后还是从了他,跟着他去了郭秦关的农场做了一个研究员。

她本来学的是飞行动力,其实这种聪明人学点东西是很快的,到了这边开始接触微生物和基因学,从最基础的学起,慢慢过起正常人的日子来了——你别说,王青雨那时候选择飞行动力学的志向也相当高远,她是这么想的:可能以前过的日子会让人看不太起,可是以后做一个正正当当的人,跟着他们去宇航,如果哪天不想活了就平静地安乐死,让他们把尸体冰冻以后扔出飞船,永远在宇宙里漂流下去,不也是一些很浪漫的事吗?啧,这还得看别的地方的人让不让你漂,搞不到你飞到天卫三就被曹晓波那类人抓回去解了冻,你这么性感就又得做回老本行了……

现在我们已经见了很多火星游击队的人,后面还会有更多,其实这些人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不论他们的生存环境如何,是怎样长大的,这类人都特别善于思考,而且在努力地践行自己的人生理念,要知道,大部分人是既不懂自己更不懂人生的,也正是因为这个他们才能在星灵波的攻击中存活下来,成了现在火星上最后一股可依托的力量——要是没有他们很多事也做不成,能活下来的人都是优胜劣汰过的,这就是进化,很多废物不死不是因为他配活着,是因为还没到把他卡下去的关口,而这个关口是迟早要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