折南枝(帮我关下月亮)_第28章 第二十八章(1 / 2)_折南枝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无弹窗_嘀嗒读书

第28章 第二十八章(1 / 2)

男人倒地后,一个黑衣人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出现了,看都没看枝枝一眼,就要将不省人事躺在地上的傅景之带走。

这人的身份不清不楚的,让他把傅景之带走了,若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你是谁?”枝枝紧紧的抱住傅景之的一个胳膊,坐在地方,仰头,苍白的小脸上挂着泪痕,眼底红彤彤的,却目光坚定的质问。

黑衣男人皱眉,想要强行将两人分开。却瞧见那女人又整个抱住了地上的殿下,一副要同生共死的样子。

春至不由得高看她一眼。

他早就知道,殿下最近宠着一个女人,就养在倚梅园。据说在边疆的时候,这女人挺英勇机智的,不仅从军营里孤身逃跑出来,还杀了一个身强体壮的士兵。

如今看来,她对殿下还是存了几分真心的。

天上一轮圆月洒下淡淡的清辉,让人们勉强能够看清楚周围的事物。

春至又上前一步,一道刀光闪过眼中,他下意识侧身避开,才瞧见不知道什么时候,女人已经从袖子里掏出来了一把匕首,正直直的映着他。

而她手上拿的匕首,让他有几分眼熟,又仔细看了看上面镶嵌的宝石,他眼底闪过一丝惊讶,开口道:“我是殿下的暗卫,春至。”

枝枝是见过秋至和冬至的。没想到竟然还有春至,或许还有夏至。她也来不及思考为什么不是春分,一只手抱着傅景之,一只手握紧匕首,问道:“我怎么知道你说得是真的假的。”

方才她就一直闻到傅景之身上有血腥味,后来还被逼着吞了一口血。这说明京城里确实有人要伤害他。

如果这个黑衣男人是杀手,肯定不会放过见过他容貌的自己。就算她此刻逃跑了,她的身契还在傅景之手里,以后也算是一个逃奴,一个弱女子在外奔波,说不定就会被卖进烟花柳巷。

所以她只能抱紧傅景之这个大腿,等待人过来救援。

春至也实在懒得解释,便道:“你跟我一起走。”

傅景之如今昏迷了,确实是需要及时治疗。枝枝松开了手,在春至抱起来男人之后,用最快的速度重新握紧了傅景之的一只手。

他的手掌比她大两圈,似乎是觉得一只手握的不够了,她又将另一手也握了上去。

两只柔软白嫩的小手,紧紧的裹紧男人的大掌。

这里地处偏僻,应该是倚梅园的偏院,枝枝转过两次,还有些印象,只是一路上没遇到一个人,她连个求助的机会也没有。更不能大声喊叫,免得被这个看起来沉默寡言的黑衣人抹了脖子。

黑衣人带着她去了一处没去过的地方,外面已经停了马车,枝枝跟着上去。马车咕噜咕噜的声音仿佛直接压在了心头,让人惶恐不安。

马车停下,她先下去,拽着傅景之的衣角。

然后看到门口的牌匾上几个大大的金色大字,景王府。守卫见了他们,都喊了一声:“殿下、春至大人。”

枝枝瞪大了眼睛,看了看傅景之,又看了看那个黑衣男人,仿佛是在说:“原来你是真的?”

黑衣男人带着他们进了一处院子,在门口却停住,背对着她说:“接下来就是大夫的事了,姑娘请去偏房先休息一会儿,殿下醒了,还需要姑娘照顾。”

一个小厮带着她去了隔壁偏房,进去后,她又开门,才发现门已经锁住了,应当是怕她逃跑的。

黑漆漆的密室内,几盏昏暗的蜡烛忽明忽暗,蒸腾的水汽缓缓上升,让整个密室看起来雾蒙蒙的,就像深夜闯入一片迷渊,万物看不分明,平添空寂。

哗啦一声水响,从里面出来了一个黑发赤·裸的男子,水珠从秀发一滴一滴的落到他苍白的肌肤上,又滑落水中。

在寂静空荡的房间里,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

春至听到声响就过来了,他面色沉重的问:“主子,您没事了吧?”

傅景之靠在浴池的白玉璧上,缓缓地睁眼,“无事,多休息两天就好了。”

“皇上明显就是故意的,知道您身子不好,还踢了您一下窝心脚,若不是您已经在服解药,这一脚至少让您要躺两个多月。”春至递过去一个檀木盒子,从里面拿出一个药丸,道:“殿下,再服一个月的药,您的身子就能恢复正常了。日后您真的不能再冒险了。”

用秘药改变身体体质,就算是将药毒逼出来,也需要一段时间调养。身体过度损害,会造成终身的后遗症,虽然不致命,但是也很痛苦。

在男人的手臂上,有一条青色的小虫子在翻滚,似乎要从血管里跳出来一样,在服下药后,又被压制下去,慢慢消失。

傅景之的额头也冒出细汗,虚弱的靠在白玉璧石上,如清冷谪仙一样。

过了一会儿,他依旧闭着眼,淡漠的问:“那个女人呢?”

春至将女人的所作所为悉数告知主子,然后道:“属下看到了那把匕首,所以擅自把人带到了景王府,属下失职。”

傅景之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那个镶了宝石的匕首,看起来就是一把奢华的匕首,没什么稀奇的。但其实那是在他小时候被人刺杀后,亲手送给他的。据说是玄铁所铸,锋利无比,也对他意义非凡。

那时候他只是觉得,这个女人需要一把防身的利器,鬼使神差的觉得,这把匕首很适合她,便赠予了她。后面又心软的教了她骑马,多赠予她一线生机。最后竟然还是忧心,便让冬至去在合适的时间,接她回来。

本来想的是,若是她死了,就将匕首收回来。若是她有幸活着,就将人也带回来。

直到如今,他也没将匕首要回来。

不怪春至看到匕首犹豫了。

傅景之想到春至的话,嘴角勾起:“她一路都抱着我的手?”

这一句话显然不是问别人的,而且在自言自语。

春至暗暗吃了一惊,他竟然在主子的脸上看到了会心一笑,看来那个女人确实对主子不一般。

不过也是,主子这么多年都不曾碰过女人。能让主子留在身边的,必然不是简单的空有美貌。

在密室中又泡了一会儿,傅景之从一旁拿了一身内衫披在身上,沿着密道出去,躺在了床上。

这时,安排好的大夫长吁短叹的从屋子里走出去。

春至问道:“主子,是否此刻将姑娘请过来照顾您。”

傅景之的身子似乎非常疲惫,只是轻轻地“嗯”了一声。

枝枝被叫过来的时候,在门口低声问道:“殿下,他没事吧?”

春至还没回答,就听到屋子里一声“进来。”

枝枝打开门进去,到了床边,还未来得及询问什么,就被拉进床榻内侧剥了个干净。

男人的下巴抵在她的发顶,安抚性的蹭了蹭,“安静睡觉。”

一睁眼处于极度的刺·激和惊吓之中,感受到被窝的温暖,浑身被包裹在男人身上淡淡的药香味道中。她很快就意识模糊,陷入了沉睡。

清晨天还未亮,就听到了嘈杂的说话声。

“奴才是代替皇上来宣旨的,景王何在,需你们拦着奴才。”

“殿下昨夜回来就接连吐血,迄今昏迷不醒。大夫来过了,说要静养。”

过了一会儿,又有人道:“如今皇上已经派了御医过来了,究竟是真的昏迷不醒,还是假的昏迷不醒,让御医瞧一瞧,免得耽搁了景王的病情。”

都已经闹到这种地步了,外面的人也根本拦不了多久,毕竟这是皇上派下来的御医。

直到听见了门被打开的“吱呀”一声,枝枝慌张了起来。

若是被发现她在这里,那傅景之昏迷的事,不就不攻自破,是个谎言了?

头被猛的往下压了压,整个贴到了男人的下腹,被他的手摁着,丝毫不能动弹。

枝枝微微屏住呼吸,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她甚至能听到男人“扑通扑通”的缓慢心跳声,还有他猛然收紧的下腹。

这让她更加不敢动弹了,浑身开始不受控制的发烫。

尤其是外面还有人,两个人的姿势暧昧,更加让人面红耳赤。

御医隔着纱帐,拿出了景王的一只手,依稀可见上面青色的血管,轻轻覆上去后,脸色愈发凝重,最后艰难开口:“殿下本身就身子弱,昨晚又受到重创,怕是淤血滞于胸口,加重了病情,所以导致的昏迷。为今之计”

宣旨的太监问:“可严重?”

御医道:“确实是需要静养,辅以药物调理,应该与性命无逾。只是只是殿下怕是要卧床一段时间了。”

宣旨太监又问:“多久?”

御医答:“至少半个月才能下床。”

“既然如此。”宣旨太监拿出圣旨:“那我就先宣了圣旨,待景王醒过来,你们代为转告吧。”

这还是头一次宣旨的时候,当事人昏迷不醒的。简直是强迫着受了这圣旨。

太监的声音尖锐刺耳:“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闻兵部尚书之女贤良淑德,文才出众,品貌端庄,是为上佳。今景王年已二十有三,正直婚配之时,是为佳偶天成,天造地设。遂赐予景王为正妃。钦此。”

宣完旨意,太监道:“如此,皇上的心意是待景王好转以后,择日成婚。到时,皇上会亲自到场的。奴才就先回宫了。”

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声音远去,枝枝终于憋不住从被窝里钻了出来,就闻到了什么被烧焦的气味。

她抬眼过去,看到碳炉里烧的黑色之物,仅余一片黄色的边角。

若是方才她没听错,傅景之马上就要大婚了。皇子大婚前一般都是会清理一下身边的女人,有身份的留下做妾室,像她这种乡下来的没什么身份的外室,应当是被打发的那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