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星际当咸鱼(矜以)_第22章 当咸鱼的第二十二天(1 / 2)_我在星际当咸鱼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无弹窗_嘀嗒读书

第22章 当咸鱼的第二十二天(1 / 2)

listyle="le-height:252px"

css=""时予明显感觉避难所的氛围不一样了,之前即便大家怀揣着希望,但是荆棘军团久久不能进入海蓝星大气,所谓的救援成了一张空头支票。

未知物种在占据城市之后更是大肆入侵避难所,海蓝星恢复通讯之后,根据不完全统计,整个海蓝星已经有超过一百个避难所被摧毁,而未知物种入侵还不到半个月,再这样下去,整个海蓝星被未知物种占领不过是迟早的事情。

谢与砚不到一分钟的讲话却像是一剂强心针,为海蓝星所有焦虑的民众注入活力。

时予好奇的用手肘捅了捅陆东言的右腰处:“裁决军团是什么?怎么大家都跟打了鸡血似的。”

时予之前不知道荆棘军团被陆东言科普过。

远征军是联邦驻守边境或对外战争的军团总称,其中以七大元帅为首的序列军团是远征军的中坚力量,长期驻守在边境,如若不是遇上威胁整个联邦安危的大事,不会轻易离开边境。

荆棘军团是隶属于第六元帅封岑下辖的军团之一,其实力在远征军中说不上屈指可数却也绝对能称一声强悍。

陆东言扶了扶额:“上次没跟你说裁决军团吗?”

时予点点头,一双眼睛bulgbulg眨着,封晓在一边看的嘴角直抽,忍不住科普的冲动道:“裁决军团是远征军最特殊的军团,独立于七大元帅和元首之外。”

“那他听谁的?”时予追问道。

“裁决军团每一次调动都必须由七大元帅和元首共同商议决定。”

时予这才知道,原来整个裁决军团只有一万人,而核心编制更是只有一百人,可就是这一百人让曾经入侵联邦的国家闻风丧胆。

十年前,第一元帅谢立钦力排众议众议成立裁决军团,他的次子谢与砚出任裁决军团首席指挥官兼军团长,七大元帅中有五位元帅反对,元首则保持中立。

当时,年仅十六岁的谢与砚一言不发,直接率领着还只有一百人的裁决军团正面强攻被托亚斯共和国占领了九十年的利尔维亚要塞,短短三个小时,托亚斯共和国在利尔维亚要塞布置的防线全面瓦解,最高指挥官被生擒。

这一战役震惊整个宇宙,裁决军团四个字被列入上百个国家军方最高警惕对象。

裁决军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崛起,原本存有异议的其他五位元帅迅速闭上了嘴巴。

谢与砚这个名字也随着裁决军团的强势崛起而被送上各大势力的桌案被针对研究,可所有人都发现有关谢立钦这个儿子的资料少得可怜,流传在外的仅仅只有一个名字和几张照片,没人知道他什么时候出生的,又在哪里长大。

之后的十年,裁决军团配合着远征军陆续收复当年因为利尔维亚战役而丢失的领土,联邦在宇宙里的话语权也逐渐恢复到往日的地位。

说句不客气的,收复大量领土的谢与砚已经成为了不少联邦公民的精神领袖。

时予嘴巴张了好半天才合上。

她对联邦的格局没什么概念,可联邦所有人的智脑右上角处都有一个缩小的联邦版图,她曾经无聊的研究过,震惊于整个宇宙的神秘与庞大,还因为利尔维亚哀悼日把这个地方从联邦地图上放大了看过。

小漂亮这么厉害的吗?

时予立刻想起之前他跑两步就喘的模样,心里忽然升起一股诡异的幻灭。

陆东言还在滔滔不绝说着谢与砚的光辉事迹,时予突然反应过来,脑门前冒出一个巨大的感叹号:“这么说他今年二十六岁了?”

这一声惊叹着实突兀。

陆东言停了下来,皱眉看她一眼:“有什么不对吗?”

时予摸着下巴,嘿嘿了两声道:“他长得好年轻哦……”

看起来就像十七八岁。

如此清奇的关注点让封晓没忍住对她翻了个白眼,翻完了之后,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忍不住扶了扶额,告诫自己以后离时予远点,不然翻白眼是会被传染的。

接下来的几天,海蓝星总指挥处发布了一条又一条部署,立刻对避难所进行整合。

规模不大的避难所根本抵挡不了未知物种的袭击,海蓝星地表和空间站进行完备的沟通后,总指挥处制定了撤离路线,将避难所化零为整,集中兵力,在抵御未知物种入侵的同时,组织队伍对未知物种的入侵予以反击。

未知物种也终于被深蓝星系研究所命名——虫族。

时予所在的避难所也接到了撤退通知。

时予之前两次骚操作引发的骚动被莫名其妙的被人和裁决军团拉上关系,星网上还出现了一篇有理有据的文章,并且表示y1121能那么‘嚣张’必然是因为她有足够的底气。

这股底气是什么?当然是她自身的实力和谢指挥官这个后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