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薅神(芊舟)_第五百六十三章 手抖(1 / 2)_第一薅神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无弹窗_嘀嗒读书

第五百六十三章 手抖(1 / 2)

众人急忙四下望去,只见在深坑的凹面里,两个土包慢慢松动两道人影走了出来,正是王侯与马云腾,此时两人皆披头散发,身上都有不少的伤口,鲜血不住的往外流,两人不断靠近,就在这时马云腾仰头向天一大口鲜血喷出。

“云腾……”

“老弟。”

“云腾哥哥……”

马凌云等人惊呼。

众人都脸色剧变,“没想到马少爷居然败了。”有人惋惜的说道。

可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只见王侯的身体不断传来声响,最后在距离马云腾不到两米处轰然倒地,而马云腾虽然吐了口鲜血,但是稳稳的站在那里,看着倒下去的王侯,他眼中闪过一丝冷芒,是不是就此结果了王侯,马云腾心中犹豫,王侯为人阴狠毒辣。

今日之事他一定会怀恨在心,马云腾绝对不会相信像他这种人能够坦然的面对自己的惨败,日后等他成长起来定会各种手段层出不穷的加害与自己。

但是如果这时把王侯杀了,似乎很是说不过去,毕竟王侯已经倒地败北,如果再出手击杀,王家肯定会和马家拼命不可,权衡了一下轻重马云腾选择放过他。

“既然我能打败你一次,就能打败你第二次。”马云腾冷声说道。

然后大踏步的走出深坑,擂台主事早已不知道被吓得跑哪里去了,马云腾向司徒家的席位走去。

“好……”马凌云看马云腾安然无恙的走了出来,忍不住心中的激动吼了一嗓子。

马萧和马灵也激动的呐喊,众人这才反应过来马云腾战败了王侯,一时间沸腾了起来。

“马少爷真厉害。”

“马少爷真是情缘镇的第一天才。

“马少爷你太牛叉了,我佩服你。”

“恭喜您抱得美人归啊!马少爷。”叫好声,道喜声连绵不绝的传来。

马云腾转过身微笑的向众人拱手致谢,随后来到司徒家的席前,对着一脸欣喜的司徒风躬身施礼道:“司徒前辈不知道晚辈是否通过了这次比赛。”

司徒风满面微笑的站起身说道:“众目共睹你是最后的冠军,当然通过了这场比赛,不过有言在先虽然通过了比赛,但是还要通过我女儿的测试,老夫方可放心的将女儿交给你。”

马凌云在一旁看着自己的儿子,心中的高兴难以言表,身边的各位长老看向马云腾的眼神也是十分的复杂。

“晚辈明白。”说着马云腾迈步来到,司徒瑾的身边,恭声问道:“还请司徒小姐测试。”

司徒瑾头盖红纱不知道她现在是什么表情,当马云腾走向她身边说话的那一刻,马云腾明显感觉到她的身体一震。良久只听见一个美妙的声音悠悠传来:“不知马公子可有自己喜欢的人。”

这句话问的很突兀,马云腾根本没有准备,他本以为司徒瑾会问一些考验他人品的问题,没想到却在感情这一件事情上做文章。

马云腾想了想,梦曦的倩影萦绕在他的眼前,那一身白衣,那倾国倾城之貌,临别的一抹微笑,清晰的浮现在他的眼前,虽然为了家族的利益而来,但是马云腾不想违背自己的良心,深吸了一口气开口说道:“在下心中确实有一位朝思梦想的姑娘。”

“哦?不知是哪家的姑娘?”司徒瑾平静的问道。

马云腾眉头微皱,这司徒瑾想要干什么?他还以为因为自己的这一句实话,司徒瑾会放弃这段婚姻,没想到她却无动于衷,马云腾实在想不通又沉声道:“只是偶缘一见,不曾只其府上哪里。”

司徒瑾身体又是一颤,马云腾感觉事情有些不对劲,但是哪里不对劲他却说不出来,过了好久司徒瑾才开口说道:“偶缘一见,那这么说公子是对她一见钟情了?”

马云腾眉头皱的更深了,他不想再继续谈论这个话题:“司徒小姐,你问在下这些话是何意?难不成是怕嫁给马某之后,在下会始乱终弃,忘不了心中的一偶情愫?”

“马公子误会了,小女子只是想对马公子的感情问题多做一些了解,你我都明白这次的婚姻都是为了家族利益而来,我不想嫁给一个心有所属的人,更不会嫁给一个无情无义之人,还请马公子回答我的问题。”

马云腾开始有些摸不到头脑,这是什么理由?难不成什么都告诉你了,就没事了?或者说心有所属之人你不嫁?那么这么多人为了你拼死拼活的岂不成了笑话一场?想到这里马云腾心中生气了一丝怒气。

司徒瑾似乎并没有感受到马云腾的情绪变化又接着问道:“敢问马公子,对这一见钟情作何理解?”

马云腾心中十分不快,今天到底是我要娶亲你要嫁人,还是来和伱探讨爱情的真谛,海枯石烂的不变深情。

“司徒小姐,这件事情咱们能避过不谈吗?你若看不上在下,大可直说,不必这样挖我的心思找理由。”马云腾是真的有些怒意了,再怎么说他也是马家的长公子,拼死拼活的为了一個自己根本不喜欢的女人也就不说什么了,没想到竟然还要掏空他的一切心思。

“好吧!既然马公子不喜欢说我也就不再勉强。”司徒瑾停顿了一下说道:“不过我希望你能回答我最后一个问题。”

马云腾压住心中的怒意平声道:“小姐请问。”

“不知公子与心中的那个姑娘第一次见面是在何地?”司徒瑾再说这话时,露在袖外的双手轻微的相互搓了两下。

马云腾是个心细之人这一个小小的动作当然逃不过他的眼睛,他眉头微皱,不明所以但是还是说了实话:“那是三年前的夜晚,偶然在小镇的后山的断崖处相遇。”

马云腾此话一出,司徒瑾竟全身颤抖,两只玉手紧紧的揪住了衣襟,看她如此激动的样子,马云腾脑袋轰得一声:“难道……”他的心仿佛一个平静的湖面被投入了千斤巨石,卷起了滔天骇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