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书(姬叉)_第七百九十二章 二重之探(1 / 2)_乱世书最新章节免费阅读无弹窗_嘀嗒读书

第七百九十二章 二重之探(1 / 2)

乱世书 姬叉 3529 字 14天前

第794章  二重之探

    大典持续了一天一夜。

    皇甫永先在山顶勒石,刻下了这次众人的功绩。又把儿子留在塞外过苦日子,率数千驻军继续镇压诸部、以及协助巴图做藩国建立事宜,余众渐次班师。

    嗯,也不知道算苦日子还是算土霸王,还是算苦日子吧,凡事之初总是苦的。但只要能好好做下来,此后皇甫绍宗真可以威震草原,成为大汉北地最坚实的矛与盾。

    成了亲又榨了男人整整一天的皇甫情再无遗憾,倒也没继续缠着,也容光焕发地先行班师回朝,她有点急着想跟唐晚妆炫耀……这次就算是那个牙尖嘴利的丫鬟也得气得憋红了脸吧。

    同行的还有岳红翎,她想去四象教总部看看白虎典籍对自己是否真合适。

    大家想要的都做完了,也都算默契地让给在塞外吃了几个月沙立下首功的三娘一点独处的时间。

    主要是此地氤氲的信仰之力,对岳红翎没什么作用,她不是这挂的。对皇甫情有用倒也不太明显,她虽有信仰之力,并不怎么靠这个修行,只是辅助之用。因此留在这里修行对她们的价值较小。

    但对于三娘,此地的能量就是甘霖。

    由于海皇位格的存在她在信仰之力上是最典型的,比赵长河都典型几倍。修行能达到今天这样让赵长河都觉得她才是天下第一的地步,与千万海民源源不竭的信仰是分不开的。

    此番赵长河受伤极重的那个,至今没好利索,三娘同样受伤不轻,两人便躲在秘境吸收信仰之力双修治疗。

    这回两人都彻底知道分身是怎么用的了。

    “我指的是帮你卖骚,那些姿势你自己肯做吗?”

    “我……你合进来我就肯。”

    分身之道至此越发成熟。

    别说姿势难度了,光是这烧度就没几个人办得出来。

    “差了点什么?”事后赵长河躺在厚厚的云层,左右两只龟龟一起趴在他身上画圈圈,划圈的动作极为同步,就是一个顺时针一个逆时针。

    “喂喂喂……”龟龟大怒:“骚蹄子你差不多够了啊!”

    既然是分开修……那双修当然也必须分开修。所以不是我们要玩分身情调,这是修行必须的步骤,确信。

    蛇身也大怒:“懒乌龟我帮你承担了多少伱知道吗,过后就翻脸不认人!”

    “应该不是,那些是因为自己感悟不足,单靠双修和单靠嗑药一样,并不能帮助领悟。我看你现在双身已经分得很明白了,完全可以当成两个人来用,分别还不降战力……说明你的悟应该够了,差的就是能量的修行积累,按道理只要到了门槛就可以直接过去。那到底还差了什么环节?”

    然而另有一只三娘赤条条趴在地上,眼睛都在转圈圈,看似之前已经被啪晕了,蛇身其实是不甘示弱地帮龟龟报仇来着……….

    不但要用,还要深化研习,锻炼两個身躯独立存在、连修行都可以分开修的那种感受。

    如果让岳红翎看见,多半会吐槽——你是怎么好意思说人家朱雀烧的,你瞧瞧你现在在干嘛?

    妖媚灵动与沉稳慵懒的龟蛇二象性,曾被赵长河视为最复杂的三娘至此也不那么复杂,因为可分。

    男人站着,妖娆蛇躯缠在男人身上,缠得紧紧,两腿还要盘着夹过去,死死箍住男人的腰,套在上面自己动。

    “说明只是差了做得还不够多呀。”蛇身笑嘻嘻地拥了过去:“你还行不行?”

    “我也不知道差点什么。”主身龟龟懒洋洋道:“或许还是老生常谈,单靠双修取巧是破不了关卡的?”

    实际上龟龟到底是被啪晕了还是在偷懒睡觉,连蛇身自己都不太清楚。

    磅礴精纯得到信仰之力化作能量,通过聚灵阵法和双修之术不断进入双方身躯往返,赵长河几乎可以感受到三娘的御境二重近在眼前,只差临门一脚。

    “我要你帮忙承担吗?分明是你自己赖着要吃!”

    这哪里是个玄武,这分明就是个妖蛇,眼里那迷蒙之中带着妖异与危险的光,偶尔舔过唇角的舌……真让人看了心都要抖一下,确信她为什么会是魔教尊者。

    “那不也是因为我的因子,难道是因为你个懒龟吗?”

    “我才是本体,你放尊重点。”

    “要打架吗看看谁是本体,谁主谁次!”

    “砰砰啪啪!”两只画圈圈的纤手开始在男人胸膛上打架。

    赵长河目瞪口呆地看着两个三娘吵架到打架,感觉自己脑子不够用了。

    自己也可以分魂,但分魂绝对是自己控制,不过是分心二用罢了,绝不可能有两个独立思考在吵架,还特么打起来了。看龟龟这模样还不是演的,是真的两个思维在吵,这你说还不到分身的门槛谁信啊,你这不直接突破?

    难道真是没双修到位?

    “砰!”蛇身之灵动多变被龟龟本体的不动如山克得死死,根本不破防,反而被反震回去,手都麻了。

    龟龟志得意满地跨了过去,把分身压在身下:“服了吗小美人,谁主谁次?”

    分身求饶:“你是主……”

    龟龟高兴地亲了下去:“乖。”

    赵长河张了张嘴,又闭上了。

    这叫什么,自攻自受?

    不过自攻自受的场面没有发生,三娘亲下去之后,双身泛起光芒涟漪,很快合为一体。三娘笑嘻嘻地独霸男人,抱着他的肩膀笑道:“好不好玩?”

    赵长河问:“你这是在玩吗?”

    “不完全算,我放任两个身躯的思维凸显之后,自然呈现如此。我还有意多控了主身,否则主身会懒得和她说话才对,双方都会把两种性格演化极端。”

    赵长河听得倒有些忧虑:“这样搞会不会搞得精神分裂啊?”….

    “强大的神魂之力可以保证不会分裂,始终是可控的……但如果受了相关的伤就不好说了。或许这丝忧虑就是我破不了二重的关键?不够破釜沉舟的决绝。”

    赵长河皱起眉头,他忽然想到的是另一对。

    她们……是姐妹吗?

    其实即使是姐妹,按照天道两分的方向去看,和三娘这种也很类似的。

    三娘之所以有这种分身法,四象教的传承无非夜帝传承,瞎子的情况很可能真与此相关。

    所以她是被决然地分成了两个方向?